Menu
English

从亚洲到耶路撒冷

jerusalem与主相遇

在十多年前,主开始告诉我华人在祂末後全球计划里的角色。

2001年7月,着名美籍华人领袖陈仲辉牧师邀请我到他在洛杉矶主办的大型特会分享信息,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信徒都有出席。当我为所要分享的信息求问主时,主问了我一个问题。

「大卫,是什麽东西拦阻我在中东建立我的国度?」

对此我非常清楚,因为我出生及成长於埃及──一个穆斯林国家。

「是人们对逼迫与死亡的恐惧。」我回答。

「是的,但我预备了一群人。」主继续说:「在我的身体中,有一群不惧怕逼迫和死亡的馀民,他们就是华人,在释放犹太人和阿拉伯人进入末後命定的事情上,他们将会扮演一个非常特别的角色。」

这启示令我惊讶。我一直心系我的民族──阿拉伯人,在加拿大生活的年月里,神亦给了我爱犹太人的心,但我从来没想过这与中国人的关系。

 

当天晚上我在会上分享了主的启示,神彰显了非一般的同在。我们彷佛置身於神权能彰显的神圣时刻。陈牧师听後非常激动,更即场提出制作100万张光盘,把此信息分享给华人世界,并鼓励会众透过奉献来为此撒种,结果在当晚就筹得了所有经费。

可是当我们到了那负责把特会录制成光盘的公司,竟发现我那段信息成了空白!只能听到我一开始的祈祷,然後整段信息分享都是一片寂静,直到我的结束祈祷。当我说「阿门」,声音就恢复了。

我们以为那是机件故障,所以我的朋友赵仲权牧师建议从他的录影机里撷取那段录音。可是当我们重播他的录影带时,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信息一开始,录音就停了,直到整段信息结束,声音又恢复了。

一开始我认为这是从仇敌来的攻击。但後来主清楚地告诉我:「大卫,现在还没到广传这信息的时候。」

从那次特会结束时,我已知道华人有一个重要的命定,只是我不知道下一步会在何时何地发生。几个月後,陈牧师邀请我一起参加十一月在亚洲举行的一些会议。我祷告後觉得主要我去。虽然在这之前,我已经安排了到以色列一个国际特会分享信息。

然而九一一事件发生了!飞机航班一片混乱,机场实施的新保安措施也造成了极大的延误。那时候一个埃及人要飞到以色列真不容易。所以我求问主我是否应该取消旅程,可是主却说我必须去,因为我要到那里见一个人。

在特会里我和很多人见了面,但我并未清楚地意识到谁就是「那个人」,所以我怀着困惑回家了。几天後,陈牧师来电,说他收到一个刚在耶路撒冷跟我见过面的台湾牧师的信息,想请我在十一月到他的教会分享。

突然我记起这个人──他本来应该在我到达会议前就离开了,但由於九一一之後的航班问题,延迟了几天才能回程。所以我演讲的时候,他「碰巧」在场。我分享完後他过来见我,但因为他不谙英语,我们要通过翻译才能沟通。当他跟我说他来自台湾时,我提起我会在十一月去那里,他就邀请我到他教会的一场领袖会议分享。我那时候没想太多,因他看起来人很好,我想他可能是个小教会的牧师,盼望我去激励一下他的领袖们。

「大卫,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陈牧师後来说:「周神助牧师建立了一个在全球拥有过百间分堂的运动,并是那运动使徒性的监督。他是全台湾最受尊重和信任的领袖之一。」到了那一刻,我才明白神的计划是远超我的理解。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台北的那次特会,该运动的领袖来自世界各地聚首一堂,当我开始分享华人的命定,我的翻译突然哭不成声(我後来才知道他就是曾国生,全世界唯一全天候华人基督徒电视台「好消息」的总裁)。其他在场的人同样被深深触动,纷纷走到台前俯伏丶痛悔丶哭泣,为华人的命定呼求神。

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主告诉我,必有一日祂将召聚华人敬拜寻求祂的面,等候神寻求华人的命定成就的步骤。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不仅华人蒙福,也祝福了神对中东和全球基督身体末世的旨意。

旅程开始

我相信我们正活在一个华人命定与神的时间对接的时刻。在2009年犹太新年期间,主开门使第一次华人聚集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一千个信徒聚集敬拜和等候主,聚会并未按人的议程或时间表进行。华人都是很擅於筹划和安排事情的,但在这聚会里面,他们都把天然人的才干放在一边,完全让圣灵完全带领聚会。主彰显祂的同在来尊荣他们的顺服,也使用这次聚会播下种子,结果在2010年5月,香港举办了第一次全球华人聚会。

第一次在香港的聚会,主使5000位来自亚洲和世界各地的华人连结,成为一个身体,成为一个先知性的标记,表明神对更大规模的华人教会的渴慕。在聚会里,当神的馀民一同顺服等候祂,祂就释放一个悔改的灵,突破了传统上因宗派与国家而造成的隔阂,让人心结连,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在聚会的尾声,所有参与聚会的家人都站立起来,代表更大华人基督的身体作出了先知性的宣告:「华人都是一家人!华人回家了!回到天父的家了!」

接下来的那一年,主对亚洲及世界各地的信徒释放了另一个呼召,召聚他们在五旬节期间(2011年6月8-11日)聚集在香港,并赐给我们应许:「我要使他们彼此同心同道。」(耶三十二39) 一万二千个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信徒回应了这个呼召,在聚会中,主挑战华人放下自己的议程与计划,无条件地将生命降服於祂。祂渴望这个集体的降服能成为一颗种子,藉此施行神迹,使全球教会能恢复合一,让新妇预备末後的日子,使主更快回来。当在场的人都凭信心站立丶立约,我相信我们在灵界里已经为全球的基督身体成功抢滩。

2012年,一万五千名来自各国的信徒再次齐集在香港,在2012年8月1-4日参加「神国降临」聚集。若神的国要在世上建立,祂必需先能先在祂百姓中间掌权。神使用华人作为整个基督身体一颗先知性种子,宣告神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各肤色丶各种族丶各国的基督新妇都要承认祂超然的主权。恰克.皮尔斯牧师代表西方教会领袖将一把刻着以赛亚书二十二章二十二节的钥匙交给中华人教会领袖,先知性象徵着西方教会确认神如今赐给华人的角色,来领导教会下一波的浪潮。

往耶路撒冷的道路

当我们回想由基督降世开始整个教会的大图画,就会发现,教会的根基是由犹太人奠定的──包括十二门徒和那些早期改信基督教的信徒。在那时候,教会里还没有外邦人。

当神把门对外邦人打开,教会就被带进全新的向度,也标志着我们的旅程开始:将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地极。这一个阶段主要由西方教会带领,横跨了过去二千年,并以布道和宣教为主。但在下一个也是最後一个的阶段里,我相信教会将从地极回归耶路撒冷,并带来前所未有的圣灵浇灌丶影响全球的复兴。

许多人都在谈论「回归耶路撒冷」运动,华人教会也认同这是自己的命定的一部份。但「回归耶路撒冷」到底是什麽意思?其中一个说法是要把福音传到中东去,这诚然正确,我们有责任不断在所到之处传扬福音,使失丧灵魂蒙拯救。

但我认为,这其中还有另一个角度是我们未曾完全了解的。我相信主正差派华人带领列国进入末後国度的汇合。这是什麽意思呢?全球的教会都会在灵里「回归耶路撒冷」,重新夺回主对祂身体的旨意。在这旅途上,神要对付那些历世历代以来囚禁教会的执政掌权者。

震动偶像

神的国度不是光停留於教导而已,而应该是教会活泼的真实。为了让这个不能震动的国能透过并在基督的身体中间生出来,祂必须先震动这世界的国度,使教会从那些亵渎祂名的权势中被释放出来。

从2008年犹太新年开始发生的金融风暴,动摇了许多国家的经济,这是震动的第一个徵兆。神定意让祂的子民从玛门中得释放,以致祂能藉着教会生出一个依据神的律法和原则所建立的新经济体系,那就是约瑟和但以理的经济体系。

过去几年中东地区日益动荡,是两个国度的冲撞的另一个主要徵兆。埃及丶伊朗丶伊拉克丶叙利亚丶土耳其等国家都在震动。为什麽?因为许多古老的坚固营垒都从这些国家诞生,时至今日许多掌控全地的邪灵仍住在那里。神要对付这些邪灵,像波斯的魔君丶巴比伦系统等,它们借助人的私心建立自己的名声。神也要对付那在以色列争战不休宗教的灵和埃及的众神。

有些人认为,埃及的众神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消失了,事实却不然──它们只是在现代文化里披上了新名:共济会和新纪元。这两个系统的根源都在埃及。因此,共济会采用了方尖碑(即金字塔)和全视之眼。你有否想过为什麽许多全球主要的金融中心都采用方尖碑?那是因为共济会的成员把它从埃及带来,竖立在这些地方,好让他们在灵界里控制世界的金融系统。

按着我们西方的理性思维,我们会问:「你在说什麽?方尖碑不过是个雕塑,能有些什麽能力呢?」如果你想认识它的能力,请读撒母耳记上第五章,当约柜进入非利士人的神庙,里面的大衮像就跌倒。假如那只是一块石头,为什麽会倒下?一块石既不能思考,也不能看见,为什麽它会倒下?那是因为有一个灵住在那雕像里面,而在神的同在里,没有权势能站立得住,所以大衮像就仆倒在约柜面前。到了第二天,非利士人看见它倒下,又把它扶起。猜猜他们再回来的时候,大衮像在哪里?它不但仆下,而且破碎了。

以赛亚书第十九章提及了埃及和末世,预言的第一句就说主要乘驾快云临到,埃及的偶像都在祂面前战兢。那些古老的「埃及众神」,那些企图透过政府和金融机关施行掌控的灵,全都要被震动。

雁群的阵式

因为神要建立祂得胜的国度,所以祂命定了华人在此时此刻担任带领的角色。华人教会经历许多震动丶考验和试炼,甚至面临死亡的威胁,但他们仍然坚守丶忠心,笃定不移的对王降服和委身。因他们愿为神的缘故谦卑自己,拥抱破碎,神就如今兴起他们,并赐给他们权柄,能生出一颗纯净的种子,代表整个基督身体来建立神的国度。

但这并不意味其他人,尤其是西方教会,能停观不动。我们常常听到人形容神的工作是一场接力赛,一位跑手完成自己的路程後交棒给下一位。若是形容一个世代的人离世交棒给下一代,这比喻的确是正确的。但在我们如今步伐加快的世代里,神的工作并不限於一代,而是在多代中发生。因此,用加拿大常见的V形雁群来看世界各地领导位置的更换,或许较为贴切。雁群总是一起飞翔,总有一只雁飞在V形的最前端,承受着最猛烈的风阻力,好让飞在後面的雁能较为轻松。但承受风阻会令领头雁很快疲倦,因此一段时间後它就会飞移到雁群中,让另一只雁取代它的领导位置。

我认为现在神在华人中的工作也是如此。在过去一段很长的时间里,西方教会被放在雁群的最前头,在许多个世纪中带领教会经历神的工作。我相信神现正在说:「西方教会,你做得很好。你曾多次为全球教会带来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但现在我特别预备了我身体的另一部分──华人教会──带领这一段跑程。他们将拥有足以面对未来抵抗的信心与坚忍,能够刚强站立。」

面对这样的领导位置转换,双方都需要某种程度的谦卑与恩典。首先,曾经长时间担任领导位置的西方教会,必须愿意承认神的手正在华人身上。我们也要明白,虽然我们的位置转换,但这并不代表西方教会可以任意离群。我们仍要继续保持队形丶一同飞翔丶支持华人教会领导的位置。於此同时,华人也要谦卑的尊荣西方教会所栽种的,因为透过尊荣那些行在我们前面的父老,我们才能够持守留在神的祝福中。

当我看见神如何在华人中间预备这颗愿意尊荣的心,我实在被深深触动了。当皮尔斯牧师在2012年8月将钥匙交给中国大陆的领袖时,他们马上跪下,感谢西方教会的牺牲,差派了像戴德生等数以千计的宣教士来中国,为了让神的旨意成就在华人中间,甚至摆上自己的性命。他们也为华人在历史上的罪悔改,他们的先祖曾拒绝丶逼迫,甚至杀害这些宣教士。他们更作出了一个极美的宣告:「神现今如此厚待我们,让我们有机会去带领,我们将会兴起来完成西方的属灵父母亲所渴望看见的一切。」然後又转向站在台上的西方教会领袖,说:「请与我们同行,我们需要你们得智慧丶支持和爱。我们是一家人。」

神掌权的计划

因此我相信,因着华人的忠心与谦卑,神特别地将华人安置在这末後旅程──从地极回归耶路撒冷──领导的位置。华人不但拥有不惧怕死亡的自由,还有另一个使他们有资格奔跑这段旅程的钥匙:他们对以实马利和以撒的後裔拥有同样热切的爱。

华人教会深爱犹太人,正如他们深爱阿拉伯人一样。神藉着祂的智慧,让华人在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两方面前极蒙恩宠,因而得以进入西方教会无法进入的领域,伸出膀臂去连结以实马利的後裔丶以撒的後裔和西方教会,使整个基督身体成为一家人。

万物复兴

使徒行传三章二十一节告诉我们,在耶稣再回来之前,天父会首先复兴万事。神所应许的每一件事都必然成就,包括哈该书二章九节所提的:「这殿後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我相信,随着基督的身体「回归耶路撒冷」,我们将见证的下一个重要的复还将是住棚节预言的成就──神将会用前所未有的方式住在祂的子民当中,这是自所罗门的日子以来未曾发生过的。

我可以再次看见神如何按着祂至高的智慧与时间,为全球教会的缘故,兴起华人在此事上作先锋。今天我在华人当中所看见的是言语所无法形容的。他们全然谦卑,彻底放下自己来顺服神的旨意,让主能迅速地带领他们彼此合一,与祂对齐。我同样相信,我在华人当中所经历的神的同在,就是基督新妇将要在末後所得着的荣耀之预尝。我相信主会使用祂在华人中间所彰显的同在来激动其他基督身体的嫉妒,好叫每个国家中的馀民都起来呼求主,来预备他们成为祂荣耀的安息之所。

从东方来的智者

在二千年前,从东方来的智者跟随那指向弥赛亚的徵兆。今天,主再次兴起「东方来的智者」,在永恒里命定里成为先锋,向全世界的教会吹号,使他们都认出那将再来君王的徵兆。

在神末後计划的全球「棋盘」上,神将祂的「中国棋子」放在策略性的位置上,能在属灵里置敌人於死地,出奇制胜。
华人信徒们:圣灵正在呼召你拥抱你的命定──你是为着现今的时刻被带进国度里的。

亚洲的家人们:现在是「东方智者」如同一人步入谦卑与破碎的时候,好让你能完成使命:唤醒全球基督身体,进入我们所处现今的时刻。

西方教会:神正在邀请你以信心和谦卑与华人信徒同行,跟随他们带领整个基督身体开展这段新的旅程,从地极回归耶路撒冷。

愿神赐恩典给我们,让我们能如同一人地完全顺服於元首基督,使父神的心欢喜,完成祂对全球基督新妇的旨意。

戴冕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