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English日本語한국어

我们的历史

在1991年,加拿大牧师Bob Birch成立了「列国守望者」事工。Bob牧师每天都热情地寻求神,以致他能听到并顺服祂的声音。Bob牧师在他所到之处都鼓励人活出同样的生命。「凡有耳的,都应当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这句经文就是他作为神的仆人一生持守的吩咐。Bob牧师渴望教会能够成就耶稣祈求合一的祷告:

» 阅读更多


「我不但为这些人祈求,也为那些藉着他们的话信我的人祈求,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父你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好让世人信是你差我来的。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合而为一,让世人知道是你差我来的,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约十七20-23)

1998年,Bob牧师在哈里森温泉举办的一个领袖会议当中,把「列国守望者」的领导权转交给他其中一个属灵儿子戴冕恩牧师。戴牧师生于埃及,后来与妻子去到加拿大生第一个孩子,从此移居加拿大。当时,戴牧师与Bob牧师及一小群人结盟同行,一同寻求主,要看见祂对加拿大的旨意成就。

有一天,圣灵问戴牧师希望留下什麽产业给他的孩子,他回答希望他们活在一个神所祝福的国家。但是那时候,戴牧师意识到加拿大正走在步向审判的路上,而神当时正在寻找一群馀民与祂同行,看见这国家得医治,并恢复神对她最初的心意。

所以,自1999年开始,持续了十年的时间,一群信徒馀民以「列国守望者」的名义与主结伴同行。这群馀民有男有女,也有儿童,他们的心渴望神的荣耀居住在加拿大,他们也去到国内不同地方唿求主的怜悯,全然降服敬拜祂,并顺服祂的声音,做一切祂唿召的事情。他们祷告要看见加拿大赎回自己的命定,并看见神赋予教会在末后作为神荣耀的居所的使命成就。

这些敬拜和祷告的时间称之为「聚集」。当信徒按着神的吩咐以一个身体的样式聚集,等候祂揭示祂的策略,祂便引导他们作先知性行动及宣告,促使加拿大与祂起初的心意对齐。加拿大为反犹主义而产生的历史行动悔改,首先是向神悔改,然后向国内的犹太人和以色列悔改,这悔改在属灵领域里建立了桥梁,使加拿大在世上万国当中第一位成为以色列的朋友的国家。

神对加拿大的下一步计划是处理法国人和英国人之间分裂问题的根源。经过多年的预备,神带领祂的百姓聚集在魁北克市,一同宣告加拿大众教会要委身行在「圣洁婚姻」当中,这基要盟约是神所预期丶「联邦之父」所提倡的,此举亦释放加拿大的原居民(第一个民族,纽特人,梅蒂斯人)一同结盟同行,他们以土地最初守卫者的身份,将加拿大重新奉献给神。当主处理盘据加拿大数十年的分离主义这坚固的属灵营累时,这些盟约就打开了一条通路,让天上的超自然能力释放出来。

经过多年来的旅程,来自其他国家的信徒也来到与加拿大一同站立,观察并支持主所做的事情。全球各地数以千计的信徒得着启示并深受感动,他们也开始热切地渴望看见神的运行也去到他们各自的国家。

2009年7月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办的「应许聚集」是「列国守望者」旅程的高峰,当时一众守望者宣告加拿大只有一个以主耶稣基督为首的基督的身体。几个月后,主叫领袖团队放下所有过去十年都在做的事情,来领受新鲜的指示,是下一阶段旅程一份新的蓝图。这段等候的时间长达六年,因为天父的心意不是要创造一个新的策略或事工的功能,而是要把每个人的心做成新的皮袋。

2001年,一群加拿大馀民开始与香港和中国的领袖们会面,一颗以这样的方式火热跟随主的心在这些亚洲领袖们里面点燃了。当他们一同寻求神,祂就开始释放华人,在加拿大领袖团队的帮助之下,在香港举办聚集。于是,家人同行的旅程进一步扩展,现今在亚洲被称为「回家」。它已经扩展到日本丶新加坡丶台湾丶南韩和马来西亚。

如今,列国对神的家庭合一及国家被医治的渴望正在增长,南非丶德国丶危地马拉丶美国及其他国家都聚在一起寻求主,并开始举办聚集。聚集包括地区性和国家性,过去几年更有全球性的聚集,神指示世界各地的家人一同来聚集,一心一意寻求丶顺服祂。

通过试炼和考验,主已经转化了我们对约翰福音17章的理解,祂为教会的祷告不仅是行在合一的目标或异象中,还要同心合意,以一个真实家庭的样式,充满对天父的爱的启示,并涌流出爱,以致我们能成为灯塔,照亮一切住在黑暗里的人。当祂百姓的馀民以顺服作回应,并单单聚在一起敬拜我们的大君王,在祂的良善和信实中欢喜快乐,主就会继续揭示祂的荣耀以及祂对每一个族群的爱,令每一个玷污祂名字的系统成为可笑的。

「耶和华神啊,现在求你兴起,与你有能力的约柜同入安歇之所。耶和华神啊,愿你的祭司披上救恩,愿你的圣民蒙福欢乐。」(代下六41)

» CLOSE

我们的创始人

作为牧者、教会植堂人、开拓者、督导者及列国守望者的创始人,Bob Birch的生命感动了无数加拿大以及世上列国的人。在1936年,22岁的Bob Birch开始在位于英属哥伦比亚省彭蒂克顿市内一间浸信会教会首次牧会。之后,他在一家古老的商店里成立了西温哥华基督徒团契。在1951年,他成为了位于温哥华东部的圣玛格丽特改革宗圣公会教堂的教区主牧。 在Bob 牧师的基督徒人生里,他对神总是渴慕更多,他与Bernice Gerard牧师一起领导温哥华的灵恩运动,圣玛格丽教会成为了1960、70年代及嬉皮士涌入教会那段时期所发起的耶稣运动的中心点。 Bob牧师舍弃了他的牧师外袍、祈祷书、讲台、读经桌和圣诗班,为了腾出空间接待大量急速涌进神国的年轻人。 Bob牧师成为了无数归主年轻人的属灵父亲与督导者,训练他们走在主的路上,分赐他们深入的委身与热情。在1977年,在他70岁的时候,Bob牧师再开拓了另一个事工,本拿比基督徒团契,他在那里牧养及讲道十年。

从本拿比基督徒团契退休以后,他开始外游事工,大胆进入世界许多的地方。他教导、鼓励年青的事奉者和各地的人如何聆听神的声音并顺服祂的声音。 「凡有耳朵的都应当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这句经文是他作为神的仆人一生持守的吩咐。就是Bob牧师心里这份对聆听神及顺服祂的声音的渴慕与渴望,使列国守望者在1991年成立,在成立期间与他一起的其中一位是他埃及裔的年轻属灵儿子戴冕恩,他当时已经跟随Bob牧师外游数年的时间,Bob牧师在1998年委派他成为列国守望者的领导。 Bob Birch牧师在2007年12月6日回到主的身边,享年99岁。列国守望者继续为加拿大祷告,并且奋力要看见耶稣在约翰福音十七章所祈求的众信徒合一被释放出来,承传着他的丰富产业。

天国实验

Screen Shot 2016-04-19 at 11.12.31 AM

在我的朋友们开始清理饭桌上面的碟子的时候,我在椅子上上不大舒适地移动了一下身子。

「大卫,你为什么不在我们清理饭桌的时候放松一下呢?你要不要喝杯茶呢?」接待我的主人问。

「好的,喝杯茶这提议很好,非常谢谢你们。」我一边走到客厅去,一边回答。我沉沉地坐下在沙发里,感觉疲惫。「神啊,我不知道我还可以熬多久。」我喃喃低语。

当我的朋友们邀请我来服事他们的教会时,我非常高兴地接受了。他们是一对宝贵又敬虔的夫妇,牧养着一间又大又兴旺的教会。我们对主拥有相同的心志与热情,每次我们相聚在一起,我离开的时候都是感到鼓舞和获益的。

但是这一次,从我进入他们家的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有些事情不对劲儿。空气中弥漫着张力,这告诉我他们之间吵架了,而事情尚未解决。

当晚饭进行下去的时候,那种张力逐渐变强烈。我感觉自己是在蛋壳上行走,尝试避开说出任何会导致爆发的话语。

现在,当我坐在沙发上,等待我的饭后茶的时候,我安静地祷告。 神啊,我喜爱来探望我的朋友们,但我不能继续留下来了,这种张力令我非常难受。或者我可以去散步几个小时,甚至去住酒店。但我要如何告诉他们而不冒犯或者伤害到他们的感受呢?

主怀着难过温柔地对我的心说话,我永不会忘记祂所说的。 大卫,你现在明白我对我的教会的感受了。我爱我的新妇,我想要与她在一起,所以我一直来造访,但过了一阵子,我感受到其中的争吵、不和、嫉妒,使我的心悲伤,所以我不能留下来,我离开了。但是,我对新妇的渴慕又把我吸引回来,我再次造访,又再次离开。造访,然后离开。所以,大卫,告诉我,哪里是我的安息之处呢?

  TOP